蔡兆翔與紅富士的傳奇故事(一)

AI讀新聞 2019-08-01 09:57 來源:昭通日報

昭魯壩子是塊福地,它的極為特殊的自然環境和氣候環境,較為適宜蘋果種植。但昭通除了為數不多的農場、合作社和專業公司之外,絕大多數都是分散種植,故沒有形成規模化、產業化、集約化和專業化、標準化等特點。

改革開放初期,我剛剛走上領導崗位時,就和昭通的蘋果和烤煙結下了不解之緣。從集體種植蘋果到承包到戶,再從金帥到紅富士,歷經幾十年,昭通蘋果竟還在連超市的貨架都上不去,只能委屈在集市上當一般的水果賤賣,多好的蘋果,每公斤只能賣4—10元。所以直到現在,擁有四十來萬畝種植面積的昭魯蘋果,始終無法形成農民致富的產業。

其實,昭通“一城三區”規劃中的若干小鎮,除了魯甸的龍頭山鎮、小寨鎮和新街鎮;昭陽區的靖安鎮和大山包鎮因有其他的產業,或者天氣偏冷涼一些外,昭魯壩子里,幾乎所有的小鎮,都可以成為蘋果種植的特色小鎮。

據我所知,早在20世紀80年代,昭通蘋果就聲名遠播。記得當年我在中央黨校學習時,若有朋友和同事到北京,時逢金秋時節,都會給我帶點蘋果去。我收到蘋果便放在宿舍里,不管哪個省市的同學進了我的宿舍,還未說話,首先就聞到昭通蘋果的奇香味,笑瞇瞇地叫我拿出來,先吃為快。緊接著,其他的同學也會接踵而來,一箱蘋果,很快就吃完了。大家都贊不絕口,都說昭通的蘋果真是色香味俱全,算得上果中珍品。

那時,中國剛剛從“四人幫”倒行逆施的桎梏中解放出來,大政方針仍是以糧為綱,蘋果的種植,不能沖擊糧食的生產。隨著經濟的發展和社會的進步,人們的生活水平在不斷提高,對蘋果的需求不斷增加,品味也隨之有所要求。紅富士便取代了金帥等品種,昭魯壩子的種植面積逐漸接近20萬畝,魯甸蘋果也發展到和昭陽等量齊觀的程度,在昭魯壩子出現了10多個蘋果優質產區。在這個發展的過程中,有少數的農戶憑借自己的聰明、才智和勤勞、苦作,成為了遠近聞名的種植能手,受到人們的熱捧。

21世紀初,昭通的各主管部門就想把蘋果品牌打出去,想將昭通的紅富士蘋果打入港澳和東南亞市場,讓果農增加收入。于是,黨委政府便動員僑通公司出面做這件事情,希望他們披荊斬棘蹚出一條路來,帶動其他的農戶,讓品質優良的昭通蘋果走出昭通。僑通公司拿出一筆錢來,到蘋果的優質產區,采取包園的形式,定購蘋果,準備打造品牌。殊不知,到蘋果成熟時,農戶便悄悄地把優質的蘋果先摘了賣掉,待僑通公司按合同去摘蘋果時,園里剩下的都是二三等的蘋果,而主人卻堅持說,他沒有在之前摘過一個,更沒有把頭等果先摘去賣了。僑通公司負責此事的經辦人哭笑不得,萬般無奈,只得到市場買了一些還算看得過去的蘋果,連同預定的一部分,千辛萬苦運到香港,結果費盡心血,反而虧本20多萬元。運到香港的蘋果,經檢驗基本不合格,提出了果型、色彩等近20個不達標的問題。

在昭通,我們賣蘋果是用秤稱著賣,在香港卻是一個一個地賣,標簽和價格就貼在蘋果上,看上哪個買哪個。其實,一些農戶在買賣中不講信用的行為,是小農經濟思想在商品交換中的表現,每年在蘋果交易中,有有不少的合同無法履行,其根本原因就是失信。那天,我和昭通市委書記楊亞林談及此事時,他頗為感慨地對我說:“要徹底地解決失信的問題,唯一的辦法是徹底改變生產方式,變自給自足的自然經濟農業為現代農業,實現產業化、商品化,才能使昭通蘋果產業規模化、專業化、集約化和標準化發展。”市委、市政府圍繞以昭魯壩區為核心的區域,努力爭取種植百萬畝蘋果,帶動一二三產業聯動發展為支撐的“蘋果之城”,努力實現景觀、產業和城市形象“三位一體”的融合發展。

什么是高質量發展?什么是組織化程度的提升?誰來承擔組織化程度提升的重任?要正確地回答這些問題,在2018年3月24日,市委、市政府專門召開了全市扶貧攻堅推進會議。開宗明義的第一堂課,與會的全體人員就去了北閘鎮萬畝蘋果示范基地、靖安西魁梁子馬鈴薯種植專業合作社、永豐海升蘋果基地、魯甸文屏鎮硯池山老蘋果樹改造示范基地進行觀摩考察。從而開闊了視野、堅定了信念,立足昭通的自然優勢,發展高原特色產業,是我們打造“一城三區”城鎮化的必然選擇。從而因地制宜、揚長避短,選準百萬畝蘋果發展的方向,堅定不移地用新理念、新機制、新技術改造傳統產業,讓蘋果產業鑄造輝煌。堅定不移地探索有昭通特色的機制和模式,用組織化來提升規模化、集約化、標準化和規范化的發展,徹底改變小農經濟那種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目光短淺、不思進取的陳規陋習。實施振興鄉村戰略,從產業、人才、生態、文化和組織諸方面入手,精準施策提高人民群眾的主動性、積極性。煥發出中華民族的特質和稟賦,重塑我們昭通篳路藍縷、以啟山林的那種不屈不撓、拼搏砥礪的奮斗精神。這一切的一切就是落腳民生,讓每個人都過上美好幸福的生活。

組織化的提升,根本在于我們各級干部要有責任感,敢擔當、有作為。空談誤國、實干興邦,同在昭通這塊熱土上,有些地方生機勃勃、舊貌換新顏,群眾興高采烈、生活蒸蒸日上;而有些地方,說得多、做得少,滿目蕭疏、死氣沉沉,群眾叫苦連天。所以,市委、市政府正努力強化引領、探索機制,全力提高產業發展組織化程度。

我去過不少農村,凡體現出新時代、新征程、新氣象的地方,必有一個有責任感、有擔當、有作為的黨支部。魯甸浩豐蘋果專業合作社有蘋果種植基地1150畝,平均畝產量2500公斤,總產值可達1500萬元,合作社在茨院鄉種植基地的蘋果,畝產量竟高達7000公斤,優質果達到90%以上,這在全國都是遙遙領先的。其根本原因就是有一個好的領頭人——王天勇,他除了有擔當、有作為外,更有遠見、有智慧、有技術。2011年浩豐蘋果專業合作社成立后,王天勇就特別注重科技創新,毅然決然和魯甸果康蘋果種植技術服務公司合作,實行統一的種植管理,接受高光效、深耕開溝集肥種植技術。從而實現了規模化、產業化、專業化和標準化,把蘋果的數量和質量,提高到了一個新的水平。2013年,浩豐蘋果專業合作社注冊了“嘎嘣脆”蘋果商標品牌,第二年該合作社被評為云南省科技型農村經濟合作組織,產品獲第八屆全國名優果品交易會暢銷產品獎;2015年,他們合作社種植的“富士蘋果”又榮獲第十一屆昆明泛亞國際博覽會銀獎;更值得慶幸和驕傲的是合作社的產品通過了國家綠色食品認證,在整個昭通,他們獨樹一幟,獨領風騷;2016年,“嘎嘣脆”紅富士蘋果榮獲第十四屆中國國際農產品交易會金獎、云南省品牌農產品、云南著名商標、國家級示范專業合作社等榮譽。

浩豐蘋果專業合作社,主要從事蘋果產前、產中、產后技術及產品包裝、銷售、運輸和儲藏等服務。隨著科技的發展和社會的進步,他們采取多元化的銷售模式,積極開拓市場,實行統一的銷售。既有傳統的擺攤設點,專事批發和零售,又有新型的訂單銷售模式和電子商務模式,生意做得十分靈活而有科技含量,所以他們的蘋果,不僅暢銷昭通,而且受到全國商家和食客的青睞和熱捧。

浩豐蘋果專業合作社因實現了蘋果種植、銷售的專業化、產業化和標準化,他們便徹底擺脫了單家獨戶靠天吃飯的傳統模式,開始步入了現代農業的軌道。正因為如此,合作社便有實力修建了氣調庫4500平方米,庫房1000平方米,可儲藏蘋果1250噸。這樣的做結果是延長了蘋果的保鮮時間,提高了社員的收入。

浩豐蘋果專業合作社的模式,為昭通著力打造 “蘋果之城”,努力實現景觀、產業和城市形象“三位一體”融合發展,提供了可能性和必然性。

新近,省委領導到昭通調研和視察工作,見到昭通嶄新的變化后,頗為感慨地說道:“在產業脫貧過程中,一定要緊緊依靠各級黨組織,注重發揮黨組織的引領作用和廣大黨員的示范帶頭作用,充分借鑒先進地區的先進經驗,走組織化、規模化、標準化、品牌化的產業發展道路,努力實現生產、包裝、銷售一條龍,提高產品附加值,切實讓產業發展帶動老百姓的脫貧致富。”

省委領導的整個思想,就是要充分發揮黨組織的引領作用和廣大黨員的先鋒模范作用。所以,要實現百萬畝蘋果帶動一二三產業聯動發展為支撐的“蘋果之城”,其核心的關鍵還是黨組織、黨員干部和人才。

作者 曾令云( 作者系中國作家協會會員,原昭通市正廳級巡視員

主編:彭念敏   責任編輯:雷娟娟 (實習生 羅業曦)
昭通新聞報料:0870-2158276 昭通新聞網,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昭通新聞報料:0870-2158276   昭通新聞網,未經授權不得轉載主編:彭念敏 責任編輯:雷娟娟 (實習生 羅業曦)
標簽 >> 蘋果 昭通 
    秒速时时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