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祖國獻禮丨把時光的美穿在身上

AI讀新聞 2019-08-22 15:32 來源:北緯29°

苗族是一個歷史悠久的古老民族,擁有著豐富而別致的民族文化。可是由于種種歷史原因,苗族并沒有文字流傳下來,而是靠著世代口傳身授,苗家人就用針線作筆,在衣服上繡出一本本“無字史書”,以服飾的方式傳承下去。因此,苗族服飾也被史學家稱為“穿在身上的史書”。

威信縣苗族在不斷遷徙的過程中,服飾上既保留了各地苗族某些共同的特征,又形成了自己獨特的風格。威信縣苗族服飾崇尚青、藍、綠、白色。男子服飾式樣較為簡單,且全縣基本趨于一致;婦女服飾則豐富多彩,因居住地的不同可劃分為勐能、勐豆、勐喜、勐壩、勐朵尼5種形式,其區別主要表現在頭飾式樣以及服裝顏色、式樣、花飾和鑲花部位等方面。苗族刺繡集變形夸張或高度抽象的紋樣、大膽奇詭的構圖、對比強烈而又協調的配色,和多樣的針法技藝為一體,與苗族的織錦、蠟染和銀飾一起,構成千姿百態苗族服飾群的四大裝飾藝術。

出生于威信縣雙河鄉天池村的熊啟蘭是勐能苗族刺繡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苗家姑娘學刺繡從五六歲就開始了,熊啟蘭也同其她姑娘一樣,5歲就開始了這一傳統的必修課。熊啟蘭最早隨母親、祖母等婦女長輩們學習,后來又隨同伴學習。在熊啟蘭童年的記憶當中,紡車輕搖 、針線翻飛,彩色的絲線通過母親靈巧的雙手,化作花鳥魚蟲、云龍彩鳳躍然眼前。從那一刻起,她的心就被苗族刺繡所吸引,情系一生。

從小就喜歡刺繡的熊啟蘭,看到村里小姐妹或者嬸娘繡制的苗族服飾特別漂亮,熊啟蘭非常羨慕,自己也想擁有一套屬于自己的苗族服飾。熱心的族親看到她這么喜歡,也愿意把衣服借給她穿幾天。熊啟蘭穿上衣服后愛不釋手,生怕把衣服弄臟了,她看到衣服上不同形狀的圖案,打心底里喜歡,她把衣服拿來仔細研究,從圖案的布局,不同針法的交錯,潛心研究。熊啟蘭十四五歲時,就掌握了苗族傳統的紡紗織布、挑花刺繡等各種技法了。

17歲那年正月初一的花山節,熊啟蘭精心準備,當時的布料沒有鮮艷的顏色,以青色布料為底,熊啟蘭就在布料上繡上精美的圖案,熊啟蘭為了使衣服更漂亮,精心構圖,靈動的小鳥,翩翩起舞的蝴蝶,鮮艷欲滴的花朵,五彩線和針在熊啟蘭的經緯布局下活靈活現。熊啟蘭心中想著那個更美更好的自己,穿著漂亮的衣服在花山節上神采飛揚,遇到情投意合的人。

熊啟蘭用樹葉吹出了《妹妹找哥淚花流》動聽的旋律,唱出的苗族山歌悠揚動聽,深深地吸引了同村的苗族小伙楊洪均,在整個節日現場,楊洪均始終把目光注意到熊啟蘭的身上。楊洪均用蘆笙盡情表達自己的歡喜。花山節上兩人情投意合。不久,在媒人的說合下,兩人喜結連理。

要制作一套精美的苗族服裝,要花費兩三年甚至更長的時間來制作。最讓熊啟蘭難以忘懷的一套苗族服裝,莫過于自己結婚時穿的盛裝。這件衣服從織布再到染布、裁衣、刺繡,花費了她近兩年時間。熊啟蘭說:“刺繡是生活,也是青春。”熊啟蘭把生活融入到繡品中,她制作的每一件苗裝都是凝結了她對生活的感悟。她制作的苗族服裝從時光中走來,有陽光的溫暖,有河流的味道,有泥土的氣息,有手工的細膩……

從來沒有讀過書的熊啟蘭發現自己通過刺繡這項傳統手藝,能夠掙到錢,減輕家里的負擔,讓她開始下定決心要把刺繡當成事業做好。因為熱愛,熊啟蘭白天刺繡,晚上刺繡。過去的日子,因為家里條件不好,晚上沒有電燈,家家戶戶很早就進入夢鄉,熊啟蘭把竹竿點燃,借著微弱的火光,一針一針的繡著自己的美好生活。

苗族刺繡手藝都是母親傳給女兒,既是生命的延續,也是古老文化的傳承。熊啟蘭的手藝是媽媽教的,如今她把手藝傳給女兒和兒媳婦,并招收了8名學徒。近年來,熊啟蘭不光開作坊、做產業,還謹記非遺傳人的責任,免費幫助周邊村寨的婦女提升苗族服飾刺繡技藝水平,有訂單也分發給她們,幫助她們增收。

“當地政府一直都很重視傳統手工藝的發展,除了大力宣傳,也在經營上給予我們很多支持和幫助。只要我們用心做好苗族刺繡產品,我們的發展肯定會越來越好。”熊啟蘭對未來前景充滿自信。

“今年是新中國成立70周年,我要把我們苗族的刺繡技藝傳承下去,發揚光大,這也是我向祖國獻上的特殊禮物熊啟蘭說道。

熊啟蘭所傳承的苗族刺繡以勐能為代表,圖案多以幾何圖形為主,人物動物寫意相對較少。蝴蝶和花朵代表擁有的幸福生活,彩色線條代表河流、山路,水紋、波紋、菱形紋等是代表過去的村莊和田地等,表示不忘祖輩遷徙和耕耘的歷史。苗家人將看似簡單的圖形組合在一起,在衣服上講述民族的古老傳說和歷史的悲歡離合。苗家女子穿著盛裝,從幾千年的悠悠歲月中走來,這種美來自時光的沉淀,自然的靈動。

(昭通日報全媒體記者 莫娟)

主編:彭念敏   責任編輯:聶學虎
昭通新聞報料:0870-2158276 昭通新聞網,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昭通新聞報料:0870-2158276   昭通新聞網,未經授權不得轉載主編:彭念敏 責任編輯:聶學虎
標簽 >> 威信 70周年 獻禮 
    秒速时时走势